首 页 >> 都市社会 >> 风流仕途 仕途风流
第三百四十章 分化
作者:断刃天涯
  杨帆笑着看看路边有不少茶摊,对司机说:“停这里,我们去喝茶看夜景,顺便聊一聊这个夜里的奇观。”

  司机也看出来杨帆不是简单的人物,自然不担心的把车子往路边一停。然后找个桌子边一坐,很快又人过来问要喝什么茶,随意的点了一壶茶之后,杨帆算是看清楚这河边很热闹。

  十几张桌子,每桌几乎都是男人围坐在一起,打牌的有,闲聊的有。刚才一路之上,路边就很多这种茶摊,想起来也觉得有意思的。感觉这里的人,生活节奏真的很悠闲。

  “师傅,说说是啥奇观!”周颖有点等不及的问,司机接过杨帆丢给的一包烟,看看牌子后有点舍不得,想想还是拆开了。烟就是中华而已,来的时候随便带的两条。不过司机平时的都是五块一包的宝岛,自然有点心。这个细节杨帆杨帆见了,心里暗暗的留意,对边的张思齐嘀咕一声说:“等下记得给师傅装一包烟走。”

  丈夫的这种细心,张思齐已经习惯了,笑着点点头,听司机的八卦。

  “滨海市一到晚上,经常有这种事发生。通局抓非营运,派出所抓无牌车,警队设卡什么车都抓。”司机打开了话匣子,杨帆听着是眉头皱。原来海滨市通秩序可以说用“混乱”来形容,这里现在非营运的摩的多,黑出租多,无牌无照上路的摩托多。各种替在一起,那一个乱。这种问题存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好像从来就没有彻底解决过,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。

  “警队每个月抓多少车都是有指标地,抓到的车子放在停车场里面,摩托车停一天要收一定的停车费。据说这个是私人承包的停车车,老板什么柳仔。通局也有自己的停车场,的境况也差不多,派出所好一点,反正这些车都是抓了放,放了抓。就像一个大鱼塘。\*\\这些车就是里面的鱼,抓鱼的人就是通局和公安。还有一种特殊职业的人,专门帮那些没有门路地人把被抓的车子捞出来。他们花的钱比走正常途径地人要少。海滨市的治安其实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宁静,你们女孩子白天去买菜,记住不要带项链耳环这些东西,很多毒仔会抢的。我就见过一个女的,耳都被拽烂了,血的吓人的很。”

  杨帆停着心里越发的了,毒现象地泛滥,往往意着巨大的治安隐患。以前在宛陵地时候。这种现象虽然也不少,但是没有太严重。

  看来沈宁也是看见了这些问题。才会如此急切的要整顿公安队伍。

  看看时间不早,杨帆招呼大家上车回去。路过前面的时候,一辆大卡车正在把抓来的摩托往回拉,还有两辆黑出租也被开回去。

  明天是周六,到了招待所的时候,张思齐回去拿了一包烟出来,杨帆接过递给司机说:“师傅辛苦了,回去跟你们的老板说,明天还是你来,我再包两天你的车。”

  接着烟的师傅自然很开心。连连点头答应下来。

  洗完之后。杨帆从洗手间里出来,张思齐躺在上若有所思的样子。杨帆过去笑着把张思齐的小放在大上。双手一下一下地捏着问:“累了吧?”

  张思齐怪异地看了杨帆一眼说:“我在担心周颖呢,这丫头最近没有以前活泼了。”

  杨帆赶转移话题说:“这种事别问我!早点觉。明天我们到走走看看。”

  早晨起来发现老不在边,杨帆多少张了一下。一扭头,看见门是开着的,连忙出来看看,发现张思齐和两个女兵正在低声说话。

  “出什么事了?”杨帆也张了一下,居然来了两个女兵!

  准确地说,只来了两个女少尉!看见杨帆出来,一起啪的立正敬礼说:“首长好!”

  杨帆实在不清楚这唱地是哪一出,还好张思齐过来低声说:“爷爷知我怀上了,特意调来的两个女兵保护我!”

  杨帆一阵汗颜,心说我好歹是个市委书记的这么大张旗鼓的影响不好。\*\\可是又不能抹了张大炮的一片心意,退回去的可能估计也是零。

  “来了就留下吧,回头让她们换上便衣!”

  这两个女兵长的都还不错,间挂着家伙,一军装显得英姿飒。也不知是哪个部队调来的,估计来头不会太简单。张大炮拍两个女兵来,也不知老爷子那边接到消息会有啥反应。

  边寻思边往房间里走时,桌子上的手机响了。拿起来一看是京城的号码。

  “杨帆嘛,思齐的事我知了,一定要照顾好她!”老爷子话里头的喜意又点遮掩不住的意思,想想也是,四代同堂的滋他也是盼了很久了。这老爷子也真能忍,估计在省城的时候,消息就传回去了,现在才来电话。

  “我一定照顾好思齐。”杨帆赶答应,老爷子接着说:“你想去看看,被我拦住了。老张派去两个兵看见了吧?回头会有人给你送钥匙,我的一点意思。挂了!”

  说挂就挂,这老爷子。

  张思齐笑着来低声说:“怕你分心,昨天你不在的时候,我跟家里打了电话,该说的都说了。生活上的事你别心,我会安排好的。”

  两人正说着呢,门口传来敲门声,接着一个换了便衣的女兵来说:“报告,有人求见,证件上显示是本省一家传媒公司的老总,袁伟。\*\\”

  张思齐连忙笑着说:“让他来吧。”

  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子。小心翼翼的走了来,看见杨帆和张思齐连忙点头哈地笑着说:“杨书记好,夫人好。”

  这小子一看就是个跑的,杨帆直接去洗手间梳洗,给张思齐应付。从洗手间里出来时,那个人已经走了。张思齐过来解释:“陈昌科找的人,给送来一辆车和一把别墅的钥匙。”

  “老二倒是神通广大,我住哪里都能知。”杨帆微微的出一点不满来,张思齐知他心里想的啥。连忙笑着解释:“别误会,地方是我告诉他的。”

  杨帆这才微微释然说:“那就好,等一下林顿来了。把钥匙和车子都给他,由他派人去安顿。我们悄悄出去玩一玩,反正今天休息,不趁机玩两天,等周一去上班了,想玩估计都没时间了。”

  张思齐笑着说:“我就不去了,怕出点啥事。你和周颖妹子一起去吧这话里的有点不对,杨帆心里一阵别扭。看了笑眯眯的张思齐一眼说:“那我一个人去吧!”

  一看杨帆不乐意了,张思齐连忙笑着说:“好。我陪你到走走,不过先说好,我就走走看看,啥都不玩。”

  一番对话下来,杨帆猜到张思齐上不说,心里是高兴地。接触的时间越长,就越觉得这个老贤惠,心里有啥事都不会拿来作为烦人的理由。

  “能找到你这么一个老,真是我地福气。”杨帆多少有点的说着,抱着张思齐。

  “别。我子不方便。别等一下……。”张思齐脸上微微一红,说还休的。杨帆猜到她心里所想。怕了大家都难受。

  昨天那个司机开着车子来了,托总台通知后。\*\在门口着车子等待。突然里面出来两个女孩,站在他面前冷冷的说:“证件看一看。”

  司机给吓了一跳,忙不迭的份证驾驶证都了出来。两个女兵看完之后,其中一个说:“往后站!”司机连忙退了两步,想说话又把巴闭上了。这两个女孩子的气势太足了!

  两人一个车上一个车下,很快把里里外外的都查了一下,完这一些后,一个女兵对司机说:“车况保养的还不错,你可以先回去了,晚上来拿车。”

  司机有点不敢了,诺诺地说:“这个,不太好吧。”

  女兵哼了一声说:“首长不想招摇,不然也不到你这个破车,开了至少8年以上的老款车,有什么舍不得地?”

  这两个女的都是啥的?司机已经有点晕了,这车子确实有年头了,当初还是公司买回来的二手车。

  这个时候杨帆和张思齐出来了,看见那个司机杨帆笑着说:“师傅,要不你去开个房间休息一天,房钱算我的,工钱和车钱也不少你的。”

  这时候林顿开着一辆奥迪车往跟前一停,刚停下就门一开,就给一个女兵揪住衣领往车上一说:“什么的?”

  林顿也糊,连忙举手说:“我是杨书记的秘书!别误会!”

  杨帆一看这场面,头一个!连忙过来板着脸说:“两位女英雄,你们能不能别太张?这里不是中南海!”杨帆有点看出来了,这两位女兵,是那种习惯了给首长服务的,不好就是张大炮从边调来的。

  “保护首长地安全是我们地职责!”两个女兵一起生生的顶了回来,不过还是把林顿给放开了。

  杨帆赶压低声音说:“二位,我是一个市委书记,不是中央领导。\*\\你们明白地!自然一点,随意一点,没有多少人想不开来对我不利的。你们没来地时候,我们不也好好的么?”

  一看两人没有妥协的意思,杨帆出手机来给正在抿偷笑的张思齐说:“给你爷爷打电话,把她们调走。的风声鹤唳的!”

  张思齐连忙笑着过来,拉着两个女兵到边上一阵低声说话。

  杨帆还是放弃了租车子的想,不过一天的钱还是给了那个师傅。早晨那个袁伟送来地是一辆省城牌照的林肯,车子直接被两个女兵给接管了。本来还打算给杨帆临时充当一下司机的林顿,也被打发回去休息了。

  两个女兵在前面。杨帆他们三个在后面,张思齐和周颖一左一右的,对于杨帆来说也是个不错的结果,可以享受一下左拥右抱。这辆车子配了gps定位仪,一个女兵拿着地图,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回头问:“首长想去哪里?”

  这个称呼杨帆很想纠正一下,不过想想还是算了。

  张思齐明显是研究过的,笑着说:“听说有个湾,地方也不远。那里的景不错。”

  赵越就算在家,也难得有休息的时候。坐在书房里地沙发上,带上眼镜赵越正在仔细看着杨帆递上来的报告。从阮秀秀口中知。这份报告是杨帆亲笔手书,赵越对这个年轻人的欣赏就更强烈了。

  这年头当官都,啥事都有秘书来做。有几个人能写这么格式工整地报告?

  仔细的看完之后,赵越的出一丝微笑,党校的学习的事,一眼就能看出是一个幌子,其目的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。赵越没想到,杨帆居然用了这么一个巧手。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的温和,骨子里蕴含着一种气势。

  “好手段!”赞了一声后。赵越站了去来,原本还担心杨帆上任之后海滨是会持续一阵子,现在看来担心都是多余的。这一招釜底薪太厉害了,先一批死分子到党校里呆着,剩下地分化利,还有不听话的,再往党校里一。等这些人学习结束了,回到局委里面,估计也被边缘化了。

  这种手段,在官场上并不新鲜。不过如此大规模地。倒是不常见。赵越自然清楚本地人的特,也清楚大加胡萝卜的威力。从这份报告里就能看出来。杨帆和曹颖元之间,行了一次易。或者说是合作。

  海滨市还缺一个政委书记和一个常委副市长,这两个人选一直是赵越在考虑的问题,怎么把海滨市的班子搭起来,尽快的恢复一个正常的营运,赵越为此花落不少心思。现在看来,市委书记的人选让人很满意,从这份报告就能看出杨帆在政治上成熟。完全没有一般年轻一把手那种外的霸,更不需要担心他和曹颖元之间会的很僵。

  郝南地一番苦心,看来要化为泡影了。杨帆应该是看出郝南地居心不良,所以在理和曹颖元的关系上,采取了先予后取地态度。

  “同意!请转有关部门!”赵越在报告上签字之后,不觉微微的一笑,拿起电话给江上云打过去说:“老江嘛,有点事和你商量一下,到我这来吧。”笔趣阁小说∷网∷www.HaobiqUgE.com

  可以玩地东西很多,可惜张思齐不方便,杨帆也只能陪着一起走走,即便是这样,后面还跟着两个。周颖撒欢似的,又是潜又是开摩托艇的,玩的是不亦乐乎。

  四走了走,张思齐又累了,找个休息的棚子坐下,喝着冰凉的椰子,看着不远热闹的海滩。

  来到海滨市之后,沈宁最大的感受就是重在直线的下降。最初安顿的忙碌结束之后,沈宁面临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甚至带着抵触的团队。这个况实际上来之前沈宁就预计到了,只不过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。

  天涯人有着独特的方言,本地人在一起说上几个小时,沈宁也听不懂一个字。六个副局长有五个是本地人,唯一一个不是本地人的副局长,还是从省城下派的张鹤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耐心观察后,沈宁看到了很多的问题,但是没有太好的解决办。整个海滨是公安局,7成以上的本地人,尽管他们相互之间也存在矛盾,但是相同的语言使得他们在面对沈宁这个外来户的时候,还是基本抱着相同的抵触态度。

  所以,沈宁一直在等,等杨帆这个固的依靠来到。现在杨帆终于来了,所以沈宁也开始了,甚至是迫不及待的。滨海市的政坛,对于公安系统而言不算太大,前任局长衰一点被卷了去,其他人居然没事,这一点让沈宁多少有点意外。由此也可以看出来,前任局长的为人似乎比较独。

  张鹤接到沈宁的电话时,多少有点意外。作为从省城下派的部,他的境并不太好。四十几岁的人了,混到现在还是个副,在滨海市公安局里还是个配角,主管的都是市区周边一些镇派出所,另外还兼管工会。问题是,公安局的工会这个部门,一年到头几乎都是啥事都不要做的。

  张鹤是天涯省成立初期来到天涯省的部,那个时候人才引。从当初的一个青年警官,到现在过去20年了,张鹤最大的成就是从一个副科到了副,十年一级。当年初到天涯的时候,张鹤也曾经风光过。不过现实这个东西非常的残酷,五年前欣赏张鹤的省厅领导退休后,张鹤就开始走背运了,前额的头发也开始急剧减少。

  迈着不不慢的步子,走喝早茶的酒楼,看见沈宁一个人坐在一个位置上时,张鹤微微的顿了一顿。

  机会也许就在眼前!张鹤如是想。

  分化,就从这里开始!沈宁朝张鹤招手微笑!

本站不支持浏览器阅读模式,内容会丢失。

风流仕途 仕途风流最新章节阅读地址:http://www.69lelebook.cc/Novel/667/Chapter.html

目 录 连载中
关于我们 | 商务合作 | 网站地图 | SiteMap
本站作品来源网友网络上传 浙ICP备09164869号  
All rights Reserved